35载寻找回家路终圆梦——当年被拐女孩在警方帮助下寻回亲人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7-05-16来自:作者:点击量:162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桠……”如果把何平花35年前的名字——莫莉芳和现在的名字放在一起,就能够凑成“茉莉花”三个字。  

  1982年农历6月,不满4周岁的莫莉芳在韶关市区被一个陌生人强行抱走……35个年头,深知自己是被拐走的莫莉芳苦于对家乡没有多少记忆,无法找回自己的亲生父母。  

  35个年头,莫建钊夫妇日夜思念爱女,想尽一切办法寻找莫莉芳的下落。

  2014年、2016年,莫莉芳和莫建钊夫妇先后到公安机关登记DNA比对寻亲的信息。  

  今年3月,韶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将乳源刑警大队送来的莫建钊夫妇的血液样本送至全国DNA库进行分析比对——最终,与湖北汉川的何平花比对成功!  

  5月12日,一别35年的老父母和女儿在韶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会议室里抱头痛哭,朝思暮想的女儿终于回到了父母的怀抱,这朵茉莉花找回家门前熟悉的枝头。

  4岁的女孩不见了

  1982年农历6月,住在乳源桂头的陈贵英马上就要生下第三个孩子了,她的婆婆带着她将近4岁的女儿莫莉芳到韶关市区走亲戚。“芳芳的大姑姑当时就住在市区新华书店家属区,现在大润发附近。”陈贵英回忆说。  

  “那天傍晚,大家很早吃过晚饭,天刚刚黑,芳芳和几个小朋友下楼玩耍,她的大姑姑从楼下上来,正准备把从广州带回来的零食拿给芳芳吃,芳芳奶奶说,芳芳就在楼下玩啊,大姑姑说,上来的时候没看到啊,这时候大家才发现,芳芳不见了。”莫建钊告诉记者。“一发现芳芳不见了,一家人开着车到处找,可是找了几天都没找到。”  

  何平花回忆说:“我当时一下楼就被一个陌生的叔叔抱走了,我一直哭,却没有人发现。没多久,那个人就带我坐上了火车、再坐汽车,到了他的家里。”

  35个年头,寻亲路漫漫

  何平花懂事以后逐渐知道,那个人把她带到了湖南永州的农村,没过多久,那个人因为贩卖人口锒铛入狱,出狱后不久,他就病死了,他的父母把何平花养大。  

  何平花一直都知道,她并不属于那里,村子里的人、和她一起玩耍的孩子都知道这个事儿,可是那个人拒绝透露她是从哪里被抱走的。在何平花念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照顾她的“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何平花又辗转跟着“伯父”一家生活。  

  小学毕业后,何平花就到了东莞打工,后来在东莞结了婚,生下了女儿,现在,何平花的女儿已经15岁了,他们一家在丈夫的老家湖北汉川生活。  

  “我一直想找到我的亲生父母,可是我不知道我来自哪里,我一直在东莞打工,却不知道离家这么近。”何平花说,“后来在朋友的帮助下,知道可以通过DNA进行比对,如果父母也有登记,就有可能找得到。”  

  2014年7月,何平花迫不及待地到了当地公安部门采集血液样本。

  还好,大家都没有放弃

  女儿的丢失,让陈贵英每天都以泪洗面。“只要看到和芳芳年纪差不多的小孩我就哭。”陈贵英说着又抹了抹眼泪。  

  莫建钊一家上下曾尝试过各种方式寻找莫莉芳。“我的儿子在很多网站上发过寻亲的帖子,但是大多没有消息。”莫建钊告诉记者。  

  2016年,听说DNA比对寻亲的做法,莫建钊和老伴马上来到乳源刑警大队咨询情况。了解到他们家确实存在走失儿童的情况,乳源刑警大队马上为莫建钊夫妇采集了血液样本,并及时把样本送到了市公安局刑警支队。  

  今年3月,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传来好消息,他们将莫建钊夫妇的血液样本拿到全国DNA库进行比对,与何平花的DNA比对成功。

  再相见,惟有泪千行

  见面当日,将近70岁的莫建钊身材瘦削精神矍铄,说起话来中气十足,而一旁的陈贵英则特别沉默。快要见到女儿了,莫建钊理了理衣服,陈贵英回头看看和他们一起来到现场的亲人——小女儿、小儿子和他们的两位姑姑、姑丈等等。  

  何平花从门外进来,还没走到父母跟前,就已经伸出双手,陈贵英也张开双臂,把这个朝思暮想的女儿搂进怀里,母女俩抱头痛哭。女儿4岁时失散,再相见时,女儿已年近40岁,35年来的伤心、委屈、愤怒都在这一刻得到释放。莫建钊在一旁哽咽着说:“能见到你,爸爸还是有福气。”当莫建钊一家向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送上锦旗的时候,一家人边鞠躬边哭成泪人。  

  “我以为你们不找我了……”“我们一直都在找你……”一家人刚坐下,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现在生活得还可以吗?住得还可以吗?家里有几个人?”父母亲关心地问起女儿的近况。“还记得自己的家吗?”莫莉芳摇摇头,她只记得老家有一排排房子,家里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有一个妹妹,房子后面有棵大树。莫建钊说:“我们打算先带芳芳回乳源走走,我们另外再找时间到芳芳现在住的地方去看看。”  

  “回家了。”当天中午时分,莫莉芳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并写下了一句平凡却饱含深情的话,照片上是一家人在乳源家门口的合照。

 

(韶关日报2017年5月16日A4社会版)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