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书院遗风悠远

发布时间:2017-05-14来自:作者:点击量:312

  西京古道重镇乳源大桥村的观澜书院,2015年由广东省人民政府拨专款400万元,经过一年多的全面修缮现已完工,一座修旧如旧的清代古书院,又以它最辉煌时期的原状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书院是古道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交通的便利促进了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古道书院的兴盛对地方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包括培养人才、开发民智、社会教化等等。

  社会教化文明乡风

  古道书院随着时代的前进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它在开发民智、文化积累、社会教化等方面所起的重要作用却遗风悠远、薪火相传,特别在社会教化、文明乡风方面尤为突出。  

  西京古道沿途的客家人,崇尚教育,发奋读书,崇拜书院为文化知识、礼仪教化的殿堂,把乡风文明与不文明现象通过书房予以界定。如称不文明乡风为“没有进过书房门”、“三代不读书变牛(野蛮)”等等来说明入书房读书的重要意义。在书院教化影响下形成的风俗礼仪文化,孕育和影响着古道沿途一代又一代的岭南人。  

  “礼仪”,是当时所有书院、书房每天的必修课程。学子每天早晨走进书房,第一件事就是给孔子行礼,第一节课从讲“礼仪”开始。书院、书房把“国尚礼则国昌,家尚礼则家大,身尚礼则身正,心尚礼则心泰,事尚礼则事成”的尚礼文化作为主课,以孔子“不学礼,无以立”视为“读书之要,人生之本,立业之基”教导学生。正因如此,礼仪文化在西京古道沿途客家民系中薪火相传,同时赋予了南岭文化的特殊内涵,形成了具有南岭地域特色的礼仪风俗。如红白两事的传统礼仪,日常生活中比较稳定、普遍、特别的传统习惯;如勤劳朴实、善心孝行、热情好客、崇文重教等等,自古以来世代相传,不因朝代的更替,社会的变迁而消失。  

  至今,古道沿途民众以孝道文化为核心内容的“圣祖祭”(2015年列为韶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纪念舜帝诞辰活动、以“善”、“和”文化为核心内容的“契娭生日”(2015年列为韶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纪念南岭观音诞辰活动、以奉献精神为核心内容的“西京古道石阶除道”(2016年列为韶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石阶除道活动等,数百年来从未间断。古道之乡民众爱国爱家、家国情怀、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渗透到每个人的骨髓里,其始终如一、约定俗成的程序、方式所表现出来的律己、敬人的完整行为,是古道书院社会教化在南岭地方民众中共同心智的反映。

  书院兴盛人才辈出

  西京古道沿途,尤其是今乳源境内,自北宋以来,书院的发展如“星火燎原”之势。南宋乾道六年(1170年)在古县城虞塘建起学宫,自始儒学兴起,尊儒重教之风相延,其秀者敦诗书尚礼义,有才智的勤奋求学读书,历经宋、元、明、清700余载。期间,儒学、书院、社学、义学、书房兴盛,人才辈出,“乳人之士,奋庸兴起”。北宋时,乳源出现了二登进士的胡宾王(南汉大宝二年登进士;宋朝中叶,宋朝廷曾一度颁布有官者可参加科举考试的制度,胡宾王复登宋咸平三年进士)。南宋,胡宾王后裔胡梦贞又登端平二年进士。北宋还有三世进士第邓戡、邓堂、邓弼亮显赫乡里,后人有“二胡声驰翰苑,三邓世耀制科”之赞。明代进士钱铎、邓光祚,都曾在当时声名鹊起。清代进士丘作砺,其家族五世功名,其中进士1名、庠生6名、廪生4名,有“五代书香”之誉。北宋年间(960-1127年),广东各府州县中榜进士190名,乳源就有4名。至清同治十二年(1874年),乳源共有进士及第9名、举人19名、岁贡士172名、县学147名、府学13名。  

  书院的发展,充分发挥了其培养人才的核心功能作用,使之人才辈出。

  功名石,古道书院的丰碑

  象征书院荣耀的丰碑功名石,是崇尚文化的标志。在书院“十年寒窗”之后的学子继续搏取“功名”,即取得生员(秀才)以上学历者或被封大小官职者,族人都会请石匠建造功名石,并挑选一条修长的圆木作桅杆,选时择日,在村中大门前或书院前隆重树起。  

  功名石一般以两块柱石和一根木杆组成,柱石用坚硬的石料雕制成高至少180厘米、宽50厘米、厚30厘米以上的长方形条石,柱石顶端雕成圆形、攒尖形等形状,柱身穿两个孔眼,上方下圆,柱身有的刻有文字和图案。柱石必须以相同的两条配对,竖立桅杆时孔眼相对,根部由两块石座相夹固定。木杆(称“桅杆”)取材几米至十多米长的杉木,下端按石柱孔眼的尺寸和形状凿成上方下圆两个孔眼。升杆时,先将桅杆下端放入两石柱之间,对准下方圆孔,用圆木条将石柱和桅杆横穿固定。桅杆树起后,再用方木条横穿于上方的方孔里,桅杆于是就依附着柱石高高立起。桅杆的顶端还有用银、锡、铜等金属做成的葫芦顶冠戴。  

  建造功名石是一村、一族和书院之荣耀,村中有人在书院读书,高中科举后,光耀了书院和家族门庭,族人不但以此标榜当地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供人参观景仰,更重要的是激励后人以之为榜样,好好读书,拼搏向上,奋发有为,以光宗耀祖。  

  功名石在西京古道沿途的许多客家古村尚可见到,保持得比较好的如大桥老屋,村前至今还密集地排列着十多对;大桥镇的大富村、侯公渡的肖屋书房,门前都还保存有比较完好的桅杆石。这些经过岁月沧桑、承载着厚重历史的文物,不但是古道沿途客家人历来尊孔推儒、读书风气盛行,诠释着客家人对文化的崇尚,寄托着对后代子孙簪缨显荣的殷切希望的传统标志,它更是象征古道书院荣耀、再沐先古遗风的座座丰碑。

▲西京古道

▲功名石

▲象征“求知、厚德、自爱”的书院紫微门

▲观澜书院

(韶关日报2017年5月14日A2粤北文化版)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